<address id="bxbn1"></address>
<sub id="bxbn1"></sub>

      <sub id="bxbn1"></sub>

      <address id="bxbn1"></address><sub id="bxbn1"></sub>

      <address id="bxbn1"></address><sub id="bxbn1"></sub><address id="bxbn1"></address>

        <address id="bxbn1"></address>

          <form id="bxbn1"></form>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
          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返回网站首页
          menu
          首 页
          资讯
          数据
          政策
          技术
          咨询
          项目
          市场
          专家
          企业
          会展
          招聘
          管理咨询
          《中国煤化工》
          menu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 详细内容
          疫情爆发,我国煤炭行业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疫情爆发“三阶段”之下的我国煤炭行业
          作者: | 来源:贵煤数据 | 时间:2020-04-20

             01煤炭作为工业原料,是支撑国家各重工业行业能良好运行的基础性能源,也是重要的民生保障物资。2019年12月底,我国武汉地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由于时间特殊:恰逢我国一年中最重大的传统佳节—春节的来临,各地务工人员返乡过节,这导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全国范围内大幅度快速扩散,至此,国内疫情进入“大爆发阶段”。多个省份宣布延迟春节复工时间,各大行业都受到较大的影响。作为基础性储备能源的煤炭行业也受到一定影响。接下来我们将从全国疫情发展与复工进程的三个阶段来分析煤炭行业在此次疫情中所受到的影响。

              注:全国疫情发展与复工进程大致可分为以下三个阶段:一是“防疫控疫”阶段:(从1月20日钟南山院士通过央视确认新冠病毒“人传人”开始,到1月23日武汉“封城”再到2月上旬部分企业开始复工);二是“防控与复工并行”阶段:(2月上旬部分企业开始复工到2月中下旬部分城市公共交通工具恢复正常运行,企业开始全面复工);三是“全面复工”阶段:(3月初,全国公共交通工具基本全面恢复正常运行;3月11日以后,湖北开启复工计划;至此,全国进入全面复工阶段)

          一、“防疫控疫”阶段:全国煤炭产量下降,供应量紧张,下游行业煤炭供给短缺

              疫情发生后,全国煤炭产量下降。主要是此次疫情的突发性、扩散范围的广泛性以及传播的快速性从客观上导致了各大煤炭企业煤炭生产量和供应量的下降。

              特别是各省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而实行的一系列措施,对煤炭的生产和供给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从生产端来看,国内多省份纷纷发布辖域内企业开工时间延迟通知,各产区煤矿难以按原计划复产复工。从供给端来看,各省份的道路通行限制措施,煤炭的公路运输渠道受限,从而导致煤炭下游行业的原料供给出现短缺的情况。出现部分焦化厂因原料不足而限产、洗煤厂停产、电厂只能以保民生为主的现象。

              为缓解“防控防疫”阶段国内煤炭产量下降、供应量不足的紧张形式,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领导小组强调,要制定煤电油气供应保障预案,有序推动恢复正常生产,为煤炭行业提供政策上的保障;各大煤炭企业也从内部推进复工复产的进程,为恢复煤炭产量和供应量做好准备工作。

              虽然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煤炭行业恢复正常生产,但是在疫情初期,我国煤炭的产量依然呈现出供不应求的趋势,煤炭下游行业的供给出现短缺的情况。

          二、“防控与复工并行”阶段:煤炭消费呈下滑趋势,但煤炭价格稳中有涨

          图一  2020年以来六大发电集团电煤日耗情况(单位:万吨/日)

          (数据来源于中国煤炭市场网)

          图二   1-2月各行业盈利情况

          图三 (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   

          图四 

              从图一和图二可以看出,2020年1月~2月中旬,我国煤炭消费与2019年的同时段相比呈下降趋势。

              首先从国内疫情的影响来看:作为煤炭消费第一大终端的电力在疫情之下降幅明显。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1-2月份,全国电力生产下降。由图三可以看出,全社会用电量10267亿千瓦时,日均发电171.1亿千瓦时,同比下降8.2%。这意味着其对上游煤炭行业消费的下滑。

              再从国际疫情来看:2月下旬国外疫情迅速扩散,受疫情影响,欧美经济体开始恶化,这从外部加速了中国电力消费的下滑。尤其是发电端在清洁能源挤出效应增强的加持下,火力发电特别是煤电机组负增长的可能更为明显,由此拖累煤炭消费大幅下滑。

              所以,在“防控与复工并行”阶段,我国煤炭消费受国内和国际疫情的影响,呈现出下滑的趋势。

          图五(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

          图六 (数据来源于中国煤炭市场网)

              虽然在这个阶段内,我国煤炭消费呈下滑趋势,但是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煤炭的价格却呈“稳中有涨”的态势?梢源用禾康墓└托枨罅礁龇矫胬捶治稣庖唤锥文诿禾考鄹竦那魇疲

          从供给端来看:

              首先,我国煤炭库存量在“防疫控疫”阶段已经不能满足其下游行业的生产需要。由于疫情的持续发展,各煤炭企业严格遵守复工复产程序,员工返矿复工率与以往相比较小,煤炭生产量仍旧未恢复到正常状态,煤炭供给在“防控与复工并行”阶段依然呈现出紧缺的形式。

              其次,我国煤炭在“防控与复工并行”阶段的进口量减少。许多国家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传播,对中国的出口计划做了相应的控制措施,导致我国的煤炭进口渠道受阻,进口量减少。这两个因素导致了我国煤炭供给上的紧缺。

          从需求端来看:

              在“防控与复工并行”阶段,煤炭行业下游的大部分企业已经开始复工,这增加了对煤炭原料的需求,但是由于上游煤炭企业复工程序较复杂,产量还未恢复正常、加上煤炭运输需要耗费一定时间,所以呈现下游行业需求增加,上游煤炭原料供应不足的形式。煤炭供需关系发生变化,供应量小于需求量,这直接导致了煤炭价格的小幅度提升。

              但是,煤炭作为国家的主体性能源,国家必须通过宏观调控等手段使煤炭市场保持稳定。为防止煤炭价格的大幅度提升,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在2020年2月1日发布的《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煤炭供应保障有关工作的通知》有关,《通知》要求严格执行煤炭中长期合同及“基准价+浮动价”定价机制,严禁在合同约定以外随意涨价,严禁以各种理由不履行中长期合同,严禁限制煤炭外销。所以这个阶段的煤炭价格呈“稳中有涨”的态势。

          三、“全面复工”阶段:我国煤炭储存量开始恢复正常,煤炭价格略微下降

              从2月下旬开始,我国疫情得到全面、有效地控制,3月初全国正式进入“全面复工”阶段。我国煤炭储存量开始恢复正常,我们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考虑这个情况:

              首先,从国内来看,在“全面复工”阶段,我国煤炭企业基本实现全员复工,随着在产产能规模的增长以及先进大型煤矿的逐步投放,我国煤炭产量逐步恢复正常。其次,从国际来看,2月下旬3月初,国外疫情进入“大爆发阶段”,这意味着国外煤炭行业下游企业受到影响而减少对煤炭的需求,我国煤炭进口量也会有所增加。所以此时期,我国煤炭的储存量将会从生产和进口两个方面同时得到提升。

              在“全面复工”阶段,国内国际的煤炭供给充足,能基本满足煤炭下游行业的需求。但是下游行业对煤炭的采购量却有所减少:一是下游行业企业的生产受到一定影响,生产需求没有疫情之前大,上游煤炭供给量基本能满足其生产需要。二是部分用户等待大型煤企四月份长协价格,采购放缓。此时煤炭市场供大于求压力加大,煤炭价格也因此受到一定影响。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各煤种具体价格变化情况如下:

              无烟煤(洗中块,挥发份≤8%)价格1010.0元/吨,较上期下降17.1元/吨,涨幅-1.7%。

              普通混煤(山西粉煤与块煤的混合煤,热值4500大卡)价格448.1元/吨,较上期下降8.3元/吨,涨幅-1.8%。

              山西大混(质量较好的混煤,热值5000大卡)价格为498.1元/吨,较上期下降6.9元/吨,涨幅-1.4%。山西优混(优质的混煤,热值5500大卡)价格为555.0元/吨,较上期下降5元/吨,涨幅-0.9%。

              大同混煤(大同产混煤,热值5800大卡)价格为588.1元/吨,较上期下降3.3元/吨,涨幅-0.6%。焦煤(主焦煤,含硫量<1%)价格为1445.0元/吨,较上期下降15元/吨,涨幅-1.0%。

              由以上数据我们可以得出,“全面复工”阶段我国煤炭储存量开始恢复正常,但煤炭的价格有所下降。后期煤价能否上涨,还需要关注下游企业用电和耗煤的变化情况,包括水泥、建材等行业的采购和需求情况。

              02四、疫情之下的贵州煤炭行业发展:防控与复工同步进行,保障全省煤电充足供应

              疫情初期,被称为“西南煤!钡墓笾菀渤鱿至丝獯嫒济焊婕,煤炭供应不足的情况。春节后我省电煤供应形势较去年紧张,发耳、纳雍、大方、盘南、桐梓等电厂存煤均呈现红色预警。

              据贵州省统计局3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综合能源消费量为749.03万吨标准煤,比上年同期下降10.9%;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六大高耗能行业的综合能源消费量为670.43万吨标煤,比上年同期下降9.0%。由此可见此次疫情对贵州煤炭行业的影响之大。

              为保障疫情期间贵州煤炭充足供应,贵州省各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应对贵州省煤炭告急的紧急情况。总的来说可以概括为:①加强防疫工作、加快复工进度;②调用盘江集团应急存煤;③严格执行中长期合同,保障煤炭价格;④督促电厂省外采购拓展煤源;⑤不计成本发运电力用煤,保障煤炭运输渠道不受阻。

              贵州省能源局下发《关于做好煤矿复工复产全力以赴保障电煤供应的紧急通知》,要求煤矿企业科学组织复工复产,确保电煤供应。贵州省能源局下发5张“调度令”,调整盘江煤电集团60万吨应急存煤,要求全省煤炭企业必须服从省政府和各市(州)政府统一调度,其存煤、生产的动力煤原则上全部供应省内火力发电企业,疫情防控期间供应的电煤视同为电煤中长期合同任务量,价格执行电煤合同价,并享受政府对电煤的相关奖补政策。

              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间跨市(州)电煤运输应急保障及相关人员通行工作的通知》,在严格落实“外防输入、内防扩散”要求和防控措施的基础上,对保障电煤供应人员排查登记后准予通行,确保电煤运输畅通。

              在这些措施的保障下,贵州各大煤矿企业严格遵守相关部门的规定,积极主动采取防控措施,从“内部自我排查、外部系统防控、严格复工复产”三方面入手,做好疫情期间煤矿生产安全的工作,在严守煤矿安全底线的前提下,有序推动煤矿复工复产,贵州的煤炭生产现已恢复正常。

          (数据来源于贵州省统计局)

              结合以上分析,从整体上看,全国煤炭行业受此次疫情影响呈三个趋势:

              ①疫情初期,我国处于“防疫控疫”阶段;全国煤炭产量下降,供应量紧张,下游行业煤炭供给短缺。②疫情中期“防控与复工并行”阶段的煤炭消费呈下滑趋势,但煤炭价格稳中有涨。从2月下旬开始,疫情对煤炭产量带来的不利影响已经基本消除。③进入3月以来,随着全国疫情的逐渐缓解,进入“全面复工”阶段,我国煤炭行业生产逐步恢复正常。

              另外,此次疫情给我国的煤炭行业提了一个醒:煤炭作为主体性基础能源,在一次性能源结构中处于绝对主要的位置。我们应该继续重视我国煤炭行业的发展,加快推进智能化矿井的建设,推进煤矿辅助环节固定岗位无人值守、生产过程智能少人化,减少作业过程人员密集程度,以保障煤炭行业在特殊情况下的正常运转。   

           资讯搜索
             
           推荐资讯
          大猫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